苍松文学 > 其他小说 > 穿书:病娇反派日日想取我狗命 > 番外 那年朝雨浥轻尘(九)
华曦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,身后抵着门,身前是目光殷殷的少女。

一缕雪光自窗棱透过,落在他棱角分明的面容上,落在他流光潋滟的眸中。

他叹了一口气,伸手抚上少女柔软的发顶。

“瑶儿。”他涩然开口,“你愿意为我渡劫,那你的劫该怎么办?”

瑶真嘴角轻翘,有他这句话,她什么都明白了。

“你就是我的劫。”她靠在他胸前,“帮你就是在帮我自己。”

他定定地看了她半晌,突然横抱起她,往床榻走去。

瑶真抓紧他的衣袖,紧张到身体发抖。

她虽然修习媚术,可她仍是冰清玉洁之身,如此与男子这般,她还是第一次......

谁知,他只是将她裹在衾被中,让她坐在床上。

“.......”

瑶真无语地看向他,他笔直地坐在床榻边,幽深的桃花眼如一潭宁静的水,落在她脸上的目光,清透又压迫,似乎要将她整个人都看穿。

“瑶儿,我没有和汐月结为仙侣。”

他认真地说道。

瑶真愣住。

“如果可以,我希望我的仙侣是你,我想和你在一起。”他正襟危坐,眸中有暗流涌动,“我未入过红尘,不懂该如何爱你,让你受委屈了。但我愿学那俗世的情郎,给你三餐四季,一人一心。你愿意吗?”

瑶真抬眸,久久地凝视着他,慢慢地红了眼圈。

他们的相遇不是惊天动地的,连热恋都未曾经历过,原先隔着天堑的两个人竟然想走到一起,瑶真想想都觉得不敢置信。

可她知道,他生来就是神尊,永远都不可能离开天界。

但她还是愿意相信他这番肺腑之言,哪怕这是一个美梦,她也想再靠近他一些。

华曦等了一会儿,见她默然不语,手指抬起瑶真的下巴,声音沙哑:“瑶儿,你愿意做我的仙侣吗?”

瑶真抬眸,和他四目相对。

她唇边含笑,脸上还有哭过的痕迹,却是天姿国色,颜如舜华。

微红的眼尾,更添妩媚风情。

少女于淡淡萤光之下,轻轻地嗯了一声。

他凝着她剪剪秋水般的眸子,慢慢把她拉近,将她揽于怀中,落了一个轻柔的吻在她发顶。

“瑶儿,再等一等我。等我安排好一切,我们就走。”

华曦离去后,天界的消息不停地传来。

九霄仙尊与汐月仙子结为仙侣的传言消失了,天之骄子谢凌历劫归来,九霄仙尊宣布闭关下凡历劫,神族内斗开始......

瑶真也开始整顿自己的势力,云中城虽然是她的封地,但城内已然全是陌渊的人手,她最终放弃了这座城,只将一些关键势力埋在城中。

瑶真离开魔域,陌渊仿佛并不知情,这一切顺利的不可思议。

安排好一切后,两人再次相见,一同前往人迹罕至的蓬莱云海尽头,隐姓埋名,再也不问世事。

他为她扯了朝霞化为凤冠霞帔,在明月高悬的长生海边对天起誓,与她结为仙侣。

他赠她三净琉璃戒做定情信物。

她回赠他长生珠,将两人的名字刻在长生珠上。

他于月色下主动吻她的眉眼,那样冷的一个人做起这种事来竟出人意料地缱绻。

她将他扑倒在长生海滩上,魔化特征尽显,与他结下血誓,说着最动人的情话。

他们一起看过朝阳升起,夕阳落下;一起走过蓬莱和长生海的每一处角落。

他打坐时,她便在一旁抚琴,赤脚舞着,脚踝金铃作响,不时去引诱他。

露浓花瘦,薄汗轻衣透。看他气息不稳,忍无可忍将她抱起时,她搂住他的脖子笑得眉眼弯弯。

他赞她着红衣好看,她便日日穿着红衣,至死也未曾脱下。

那是一段美好的时光,深深地镌刻在瑶真的生命中,支撑着她在他死后独自活下去。

陌渊野心膨胀,大肆屠杀修士,释放魔物侵扰人界与天界,魔界与两界的矛盾越发激烈。

美好的梦境持续的时间并不长,她注意到他经常走神。

天界还是会递一些消息给他,他们并不是与外界完全失联。

直到有一天,瑶真听说谢凌的爱人,素有“济世医仙”之称的青霜姑娘死在了魔域。

两人再不问世事,也嗅到了空气中一触即发的紧张感。

那一日靠近林海时,她看见了司夜天尊,从而得知司夜对华曦的隐秘心思。

后来,神族的人来了一拨又一拨,气势汹汹,要求处死魔女,他杀伐果断,尽数击退。

神族逼迫他,众神恳求他,他陷入了两难。

三界之争,受罪的还是无辜之人。看到两界惨状,心怀天下的仙尊再也不能坐视不理。

他恢复了往日清冷的模样,看着瑶真的时候,脸上时常带着恍惚。

她经常看见他独自一人徘徊在长生海边,抚摸着他的长剑。

瑶真什么都明白,他已渡过了情劫。

他要回到属于他的地方去了。

魔域血洗人界宣布对天界宣战,三界之战终于爆发。

瑶真为自己哥哥和魔域的举动感到失望,自知无力挽回局面。

清醒的她,为保全他的名声,选择在最后一个缠绵悱恻的夜晚亲手斩断他对她生出的情丝。

以后,他们再也没有以后了。

情丝被她斩断,长生珠黯淡无光,所有的誓言全都失效了。

瑶真赤脚走上海滩,将长生珠抛入了长生海。

回到天界的华曦失去了情丝,又做回断情绝爱的清冷仙尊。

可神躯被魔莲浸染,心魔滋生,开始走火入魔。

与此同时,瑶真发现自己怀孕了。

神魔之战开启,九霄仙尊率天军攻入魔域,陌渊挟持瑶真,逼迫九霄仙尊退军。

他看着陌生又熟悉的女子,心头迷茫。

可他无论如何,都想不起来与瑶真有关的一切。

这是一个极好的进攻魔域的机会,但他心魔已生,竟被魔气反噬,天界不战而败。

大获全胜的陌渊,得意忘形地对瑶真说出真相。

瑶真这才知道,父母原来是被哥哥亲手所杀,原来她才是魔宫真正的继承人。

他在她身上动了手脚,自始至终,从小到大,陌渊都将她当做一枚致命的棋子在培养。

陌渊大功告成,随后废去瑶真的修为,捏碎了她的魔丹,将奄奄一息的她发落至魔域无法地带任她自生自灭。

不久后,天界传来九霄仙尊陨落的消息。

同时,在司夜授意下,关于八煞魔莲的传说也流传开来。

传言魔域魔女故意引宗门仙师堕落成魔,并在其身上种下八煞魔莲,逼其修魔。九霄仙尊以身殉道,铸成诛魔神剑助谢凌血洗魔域。

随后,魔宫覆灭,陌渊身亡。

瑶真隐姓埋名,藏在魔域苟活,后来生下一个男孩。

彼时司夜暗中掌管神族,屠戮魔界时欲除瑶真,可到处都找不到她,便写下十六字箴言,恐吓世人。

瑶真用尽办法也没能除掉孩子身上魔莲的印记,绝望之下,只能将他藏起来,直到司夜前来取她性命,她才被迫启动血阵将孩子送到云中城。

瑶真在活着的时候,心中只有悔恨。

而在死后,灵魂升入极乐,她才明白,他当年那句——

你愿意为我渡劫,那你的劫该怎么办?

原来,为她渡劫的人自始至终都是他而已。

......

......

......

魔域的晨光微弱。

当第一缕光透过华丽的彩色琉璃窗洒进殿中时,年幼的瑶真睁开眼。

她摸了摸胸口的长生玉牌,这是昨日她与父亲母亲前往人界游玩,在庙宇中为她求来的,因为她的无理取闹,还惩罚了她的哥哥。

她松了一口气。

她做了一个长长的梦,她看到了另一个自己。

她看到了疯狂的兄长,看到了她的孩子,也看到了挚爱之人,她经历了三界之乱,魔宫覆灭,最后她孤独地死去,却如同解脱。

她记住了一个名字,九霄仙尊——华曦。

-番外完-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上一章|返回目录|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