苍松文学 > 其他小说 > 就算是假千金也要勇敢摆烂 > 番外 苏云安篇(完)
  当苏云安回答出“倾髻”这两个字的时候,除了沈玥,在场几人的眼神瞬间都变了。

  沈惠是孺子可教也的欣慰眼神。

  她之所以帮苏云安,一是觉得苏云安在她做实验期间帮了她很多,值得她的一个帮忙。

  二呢,也是想给司承佑找点罪受。

  从苏云安的口中听到了一切,沈惠觉得司承佑在折翼之地过的太顺畅了,这不行,她不同意。

  汤聿则是意外的眼神。

  他还记得在折翼之地的时候,每次他去找沈玥,14号都会跟在沈玥身后,但不会有任何逾越的举动。

  14号就是这种人。就算他再怎么不满其他人接近沈玥,但只要沈玥不开口,14号就永远只会安静地跟在后面。

  不吵不闹。

  而现在,苏云安回答这句话的意思却再明显不过,他准备当着司承佑的面给沈玥梳头。

  汤聿光是想到那个画面,就觉很有意思。

  苏云安也变了,就算他没有还没有意识到。

  汤聿又看了看司承佑,难得在司承佑的脸上看到能够被称为无力的表情,看对面不爽,但偏偏又拿他们没办法,这让汤聿幸灾乐祸的心得到了短暂地满足。

  可等汤聿欣赏完了司承佑无奈的表情,心里又觉得很不平衡。

  凭什么他只是靠近一下沈玥司承佑就那么大的反应,而现在苏云安都要梳头了,他还默不作声,这不公平。

  本着自己淋过雨就要撕碎所有人的伞的原则,汤聿折腾完了司承佑以后准备折腾苏云安。

  他再次打开手机,给自己的老板发消息。

  看见沈逸尘的回复:【我马上回来】,他还是觉得不够满足,转头又点开了沈悟的绿泡泡头像。

  还好之前为了整治家里的那两个小变态,他有了沈悟的联系方式,现在一切都刚刚好。

  等汤聿经过高情商挑拨离间后,沈悟也回了一个:【马上来】。

  虽然汤聿只联系了两个人,但,沈家人牵一发而动全身。

  具体表现在,沈悟知道以后联系了沈季泽,沈季泽知道以后找沈双意寻求帮助,而沈双意在出了主意以后找沈双宸保护自己的安危。

  沈悟对沈季泽说:“苏云安要和司承佑抢沈玥,你站哪一边?”

  沈季泽对沈双意说:“二哥,小安安要和司承佑抢小玥,我们要不要帮他?”

  沈双意对沈双宸说:“上班暂停,家里三角恋爆发了,我去劝劝,你快回来保护我。”

  沈逸尘......在回家的路上路过超市顺便买上了点草莓芒果和车厘子,这是沈逸尘的习惯,谈话的时候放点水果,能够显的不那么严肃。

  至此,在沈玥被沈惠拉着坐在化妆室凳子上时,有一群人,也义无反顾地放下了自己手中的工作往家里赶。

  沈家化妆室里面的东西十分齐全,虽然平时不怎么用,但为了临时需要用的时候不掉链子,管家会定期往化妆室里面补充可能会用到的各种化妆品工具。

  沈惠在来之前问过管家她需要的那些东西在哪里,在几人惊讶的眼神中,很快就从各个地方找到了需要的东西。

  尖尾梳,发包,定型剂,发簪等等,应有尽有。

  一切准备好了,沈惠伸手把沈玥简单扎起来的高马尾扯掉,用梳子一边给沈玥把头发梳顺,一边问苏云安:“你那个倾髻,要怎么弄。”

  苏云安听见沈惠叫他,自然地走近,站在了沈玥身后,说道:“先要把头发分成几片......”

  沈惠打断他还没说完的废话,直接问:“从哪里分。”

  “这里。”苏云安指着一个位置。

  沈惠按照苏云安指的地方挑起了一片头发,但苏云安又说:“多了。”

  “那需要多少?”

  “还要更少一点。”

  “现在呢。”

  “现在又太少了。”

  沈惠折腾了几次不对,沈玥便拿出手机准备给沈惠搜一个教程,让她不那么一头雾水。

  在沈玥搜索的时候,沈惠已经抓住机会,直接把自己手上的沈玥的头发交到了苏云安手里,自然道:“你来分。”

  苏云安骤然触碰到沈玥的一部分,虽然只是头发,但他还是愣了愣。

  但也仅仅只是一瞬间,他就恢复了正常了。

  没有做出任何会让沈玥为难的举动,只是替沈惠分好了头发的数量,再交还到沈惠手里。

  但沈惠却没有接,只是在一旁问:“然后呢?”

  这个意思,竟然是让苏云安继续。

  苏云安没敢看沈玥的表情,但他看了一眼司承佑,脑子里莫名浮现出了司承佑交给他的那些知识,那一瞬间,他心里的感觉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  他有点难受,但是却觉得,现在这样,就已经是最好的安排。

  他给了司承佑一个眼神,也不管司承佑是不是能看懂,便重新将视线落在了手中的头发上。

  他没有对沈玥说话,只是对沈惠道:“然后要这样把头发挽上去,用夹子固定住,放上发包,再固定。”

  沈惠就这样成功从一个主手人变成了在旁边打杂的。

  苏云安说要什么她就递什么,递着递着还要点评一下:“嗯,这样好看,姐姐你看。”

  这一声姐姐叫的很是自然,但沈玥却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  因为太自然了反而不对劲。

  这一瞬间,沈玥明白了沈惠和苏云安一起过来的原因。

  就如同苏云安了解沈玥一样,沈玥也了解苏云安,苏云安虽然经历过肉体改造,可是从他能够轻易被沈惠洗脑这一点中就能够看出来,他的大脑并不足以支撑记忆传输。

  可现在苏云安看起来却没有什么异常,能够办到这一点的只有沈惠。

  假设沈惠能够看出苏云安的异常并且对症下药,那么现在沈惠会是这种反应也不奇怪了。

  她知道了。

  也难怪刚才要那样说司承佑。

  这一刻,沈玥突然觉得,司承佑好惨。

  她想转头去看司承佑,但是头发被苏云安捣鼓暂时动不了,她只能看着镜子问:“阿佑,你觉好看吗?”

  司承佑听到沈玥这样叫他,心中有些许的委屈瞬间散去。

  他也不想这样,可是玥玥叫他阿佑诶。

  这个称呼,只在之前他们玩游戏沈玥输了以后叫过两次,其他时候,沈玥都叫他的全名或者老司。

  “好看,你怎么会不好看。”

  这个粘腻程度,让汤聿又不乐意了。

  他看着已经开始逐渐精致的发髻,故意说:“苏云安手真巧,司老师平时也会给沈玥梳这种漂亮的发髻吗?”

  司承佑无所畏惧:“发髻虽然好看,但太繁复了,上面的装饰也很沉重,玥玥在家我还是想让她过的舒服一些。”

  司承佑在含沙射影,这边汤聿还没有回话,沈惠就已经开口了:“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是在瞎折腾,让玥玥不舒服了?”

  面对沈惠的攻击性,司承佑倒是没有生气,只是笑了笑:“你们和玥玥偶尔这样折腾是乐趣,但我要是天天这样折腾她,他就该烦我了。”

  司承佑的一句话,处处没有点明自己未婚夫的身份,但处处又在暗示他的身份。

  对此,就连五星变态汤聿也不得不承认,司承佑是会攻击人的。

  这边沈惠和司承佑有来有回,苏云安却像是完全没听到一般,眼里只有沈玥。

  在又一次挽起一片头发时,苏云安察觉到沈玥动作有轻微的异常,终于说出了今天对沈玥的第一句话:“疼吗?”

  沈玥笑了笑:“不疼。”

  苏云安点头:“马上就好了。”

  在转头去拿发卡时,苏云安看见汤聿在一旁看戏看的很舒服的样子,想起前段时间汤聿独自一人来沈家找沈玥,肯定和沈玥聊了很多,不像他,和沈玥好不容易见上面,旁边还有那么多人。

  苏云安觉得很不公平。

  果然,汤聿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都是一样的讨厌。

  可汤聿是个变态,普通的攻击只会让他不痛不痒......

  要说能够让现在的汤聿动摇的,应该就只剩下一件事了。

  “以前玛莎还在的时候,经常给你换不同的发型,那个时候我就很想自己试试。”

  苏云安话音落下。

  沈玥愣住了。

  司承佑和汤聿也愣住了。

  只有沈惠给苏云安点赞。

  这句话的攻击力,沈惠是认可的。

  这一刻,汤聿第一次直观地感受到了会咬人的狗不叫是什么意思。

  司承佑叫的厉害,但是没有伤他,还教了他怎么去和家人相处。

  苏云安,从出现就没和他说过一句话,但现在却突然给了他很重一刀。

  是他小看苏云安了。

  沈玥通过镜子看向在她身后给她梳头的苏云安,这一刻,苏云安也在和她对视,似乎是想从她的嘴里得到什么答案。

  沈玥知道苏云安想听什么,但她不能说。

  “你也记起来了。”

  苏云安点头:“嗯。”

  “你怎么死的。”

  沈玥和沈惠问了一样的话,这不奇怪,因为她和沈惠是唯二两个知道时空媒介完整使用方法的人。

  如果苏云安在她死的时候还活着,绝对不可能出现记忆能量被时空媒介捕捉到的情况。

  苏云安又拿了一个发包给沈玥放上,一边固定一边说:“你知道。”

  沈玥确实知道,但她不说,她只是意有所指:“你不该那样做。”

  在短暂地被创飞后,汤聿立刻恢复了正常,当战火烧到自己身上时,他也顾不上看戏了,而是选择暂时和司承佑联手。

  听见苏云安在那里和沈玥打哑迷,他假装礼貌地笑了笑,故意问:“你们好有默契,说的话我是一句都听不懂,司承佑你能听得懂吗?”

  司承佑也假装礼貌地笑,故意说:“我听不懂没关系,玥玥会告诉我。”

  那边两个人联手了,沈惠也不是吃素的,如果说司承佑和汤聿说话喜欢讲究一个含沙射影,那么沈惠和苏云安就主打一个把枪指你脸上。

  继苏云安主动爆出自己恢复了记忆的事还放出了玛莎大招攻击汤聿,沈惠也开始了扒皮:“你当然听不懂,我听见你居然带玥玥去赌场的时候,我也想不明白。”

  司承佑:!

  “不是......”沈玥想帮司承佑狡辩,但是立刻被沈惠怜爱地抚上了脸。

  沈惠手从沈玥的脸抚摸到了她的唇,让沈玥实现了物理静音后,继续输出:“一个为了让玥玥跌落不择手段,一个知道一切却冷眼旁观,到头来罪都是玥玥受的,有的人还成了救世主,还能抱得美人归,这是什么道理。”

  司承佑:!!

  这些事情,司承佑还真无法反驳,可在沈玥眼中,这些事情也是她自己的选择,她伸手想把沈惠捂住她的手拿下来,沈惠却又突然看着她:“司承佑杀了我好多次,可我现在却还是要把你交给他。”

  沈玥:!!!

  沈惠,平等地知道每一个人的软肋。

  汤聿企图扳回一局:“可把她送去折翼之地的,不是你吗?”

  听到这个问题,沈惠笑的轻蔑:“是啊,原本我的玥玥可以在一号楼衣食无忧的看到最后的烟火,但是被你毁了,汤聿,你可真是拐弯抹角一点你就听不懂,在大哥的公司,不会揣测语言的第二层意思,怎么行?”

  汤聿:?!

  沈惠已经杀疯了,而苏云安趁此机会安静地完成了整个发髻。

  趁着沈惠的输出间隙,苏云安看着镜子里的沈玥问:“好看吗?”

  沈惠的手终于从沈玥嘴上拿开,沈玥看着镜中精致的自己,还有苏云安站的位置,一瞬间仿佛回到了一号楼。

  “挺好看的,但是衣服不对。”

  苏云安也知道,他说:“可以配上次司承佑给你买的那件白色汉服。”

  听见苏云安主动提起司承佑,沈玥趁机向沈惠解释:“不能都怪司承佑,那是我的选择。”

  话音刚落,外面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:“啊?怎么了这是?”

  一个啊字,惊讶有之,担心有之,疑惑有之,但更多的,是八卦。

  来人正是沈季泽,他的后面还跟着沈悟。

  沈悟没说话,但是在走进来看见现场的人物位置后,做出了一个肯定地判断。

  司承佑被偷家了。

  好惨,好想笑。

  沈季泽在沈悟笑出声之前掐了他一把,司承佑已经很惨了,他们不能再火上浇油,现在的首要任务是,搞清楚苏云安是个什么情况。

  沈季泽看向站在门口的司承佑,惊讶道:“妹夫你站的离玥玥这么远是有什么心事吗?”

  沈悟帮腔:“有什么心事说出来让大家开心一下。”

  司承佑已经习惯沈家人这样了,但他通过这几年的相处也能够知道,现在这两人是想帮他。

  目前他和沈玥的问题在于沈惠,而不会沈玥本身,于是司承佑叹气道:“小惠......不太愿意我和玥玥在一起。”

  听到是这个原因,沈悟倒是不惊讶,他直接问沈惠:“你又睡不着觉了?早就让你找替代品了,该。”

  沈惠立刻转移注意力:“你再多说一句,我就把你上次做危险实验的事说出去。”

  众人:......有没有一种可能,你已经说了。

  沈悟好久没见沈惠,一见面发现沈惠还是攻击性这么强,他也不甘示弱:“啊?劳资为什么做危险实验,还不是你闻不到沈玥的味道睡不到,你以为你现在用的安神香水是谁做的!”

  话音落下,全场安静。

  沈悟意识到不妙,慢慢转头,正对上了沈逸尘慈爱的眼神。

  沈悟:......为什么又是他?

  沈逸尘笑了笑,悠悠然地走到沙发边上,把水果放在了案几上,才说道:“嗯?什么危险的实验能够做出玥玥的味道,过来,细说。”

  沈家人和司承佑都被抓了过去,汤聿本想假装没听见,但沈逸尘发现了他,并让他过去:“汤聿,你正好过来听听,以后你肯定也会遇到这种情况。”

  于是,修罗场因为沈逸尘的加入,变成了熊孩子教育现场。

  这一场教育一直持续到沈双意带着沈双宸加入。

  沈双意一进化妆室就看到了沈玥顶着的精致发型,和身上普通的家居服根本不搭。

  看了看大哥那边一时半会也说不完,沈双意直接带着沈玥去衣帽间,准备挑一件衣服换上。

  衣服一换,沈玥就像穿越到了另一个朝代,一颦一笑都韵味十足。

  沈双意这才问道:“这是怎么了,苏云安......”

  沈玥打断了沈双意的话:“是误会。”

  沈双意也就没再问,只是道:“误会解释了就好。司承佑我们看了他那么多年,虽然平时总是说他,但他确实爱你,也最适合你。”

  沈玥点头,她知道。

  司承佑这些年付出的努力和真心,不仅她知道,沈家所有人都知道。

  沈双意接着说:“而且,司承佑的家人也很有意思,你和司承佑第一次一起去外面玩,他们还提前帮你们踩点了。”

  “二哥你怎么知道?”

  沈双意动作一顿,他为什么知道,当然是因为他们一家人也去了,两家直接撞上。

  “我,刚好在那拍戏。”

  沈玥笑了笑,不戳破:“哦。”

  这时沈双宸传来了前方战线消息:“大哥说的差不多了,现在出去应该可以。”

  沈玥便从衣帽间回了化妆室。

  沈逸尘正在对沈惠侃侃而谈,教育她不能老依赖姐姐,姐姐长大了有自己的家庭,不能陪她一辈子。

  而司承佑则在一边不停点头。

  这一刻,沈玥才意识到司承佑平日里替沈逸尘照顾蛤蟆的含金量。

  刚才,二哥也帮他说话了。

  四哥也是先叫司承佑妹夫。

  司承佑的网,织了这么多年,终于成功了。

  沈玥眼看着沈惠被沈逸尘的小女孩离不开姐姐人设整的哑口无言,试探性得向大家发出了邀请:“要一起拍照吗?”

  至此,沈家大战以一张全家福结束。

  ......

  苏云安和沈惠回实验室了。

  沈惠还是问了苏云安那个问题:“你的记忆,要吗?”

  沈惠知道苏云安对沈玥的感情,可现在司承佑已经得到了沈家人的认可,那苏云安就是再无可能了。

  这时若是再留着这些记忆,也只是给徒增烦恼。

  “我要。”

  对于这个答案,沈惠并不意外毕竟......

  “你真的很蠢。”

  苏云安坦然:“很多人喜欢一无所知但快乐的活着,可我也有权利选择另一条路。”

  沈惠不置可否:“那你今天来的意义是什么,得不到,不就是什么都没有。”

  “我已经得到了。”

  “你得到什么了?梳头?”

  “记忆。我有记忆就够了。”

  沈惠不再劝苏云安,反正是他自己的记忆,他想留就留。

  “沈惠,我想去旅行。”

  “去呗。”

  “你想和我一起去吗?”

  “我和你去做什么,你有病?脑子坏了?”

  “上一条世界线,沈玥最后看见的风景,你不想看一看吗?”

  沈惠:“......行。”

  后来,两人旅行的路上,沈惠问过苏云安,问他对沈玥是什么感情。

  他说:“是情窦初开,是悸动,是爱而不得。”

  苏云安也问沈惠对沈玥是什么感情,沈惠说:“是愧疚,心疼,和爱。”

  那天两个人来到沙滩上,漫无目的地走着。

  “就这样就好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人生总有遗憾,但正是遗憾的存在,才会存在美好圆满。

  “海,很漂亮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旅游,还挺有意思的。”

  “得回去了,你还要和沈玥打电话吧。”

  “是,但每次司承佑都在,好烦。”

  “嗯,回去以后想个办法干掉他。”

  (全文完)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上一章|返回目录|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