苍松文学 > 玄幻小说 > 我死后一万年 > 第四十五章 往事如烟
  “林师姐过虑了。”李归元真诚道,“我就是单纯地想跟各位师姐妹分享而已。”

  “好了,出发吧!”

  林素衣没有理会,对着叶梦如点了点头,便御风越过天月涧,向着远处虹桥掠去,她身后,众多天月峰师姐妹也纷纷御风离开峰中别院。

  “哥哥,楚师姐,你们一定要平安回来啊。”苏雪儿眼巴巴地说道。

  此去万里,不知何时能归?

  苏雪儿实力不够,不能离开天月峰,看着茫茫山峰,转瞬间,就要只剩自己一人了,不禁有些伤感和失落。

  “放心吧,雪儿,无象小秘境又不是龙潭虎穴,不会有事的。”楚晚笑着安慰道,“你在峰中乖乖的,不要乱跑,有什么事,一定记得叫师父,别被人欺负了。就算有谁欺负你,你也先记着,别莽撞,等着师姐回来给你报仇。”

  “雪儿,好好待在天月峰,就算有什么事,也别离开天月涧,等哥哥回来再说。”苏夜交代,“认真修炼,剑术可不能落下。”

  “楚师姐、哥哥放心,雪儿会记住的。”苏雪儿微微抱拳,对着俩人悠悠一拜,“哥哥,楚师姐,一路珍重。”

  俩人点了点头,见大队伍已经差不多消失在天边,不由也迅速驾虹离去。

  “四象变幻,万象皆生,其中机缘,但愿我天月峰弟子,真的能偶遇一二,重振真灵一脉的声威。”白秋夜盈盈站在别院一处青石台阶上,望着天际白云变幻,“雪儿,过来,我带你去落霞峰,拜望一下袁前辈。”

  这大半年来,她试了无数方法,可惜都毫无用处。

  现下,唯一的希望,也就只能指望宗门的丹道圣医袁天河了。

  雪儿轻轻应了一声,跑到师父身边,白秋夜温柔地看着她,仿佛她的体内,寄生着哥哥的灵魂一般。

  她握住苏雪儿的纤手,带着她凝空踏步,跃上虹桥,向着落霞峰而去。

  “袁师叔,晚辈白秋夜求见。”白秋夜拉着苏雪儿的手,站在落霞峰山腰别院处,恭敬地沉声喊道。

  “是秋夜啊,快进来,咱们这一别重逢,也快有十八年了吧!”

  袁天河白发伟岸的身躯骤然出现在别院之中,笑呵呵地对着白秋夜说道。

  “从师叔离宗算起,确实十八年了。”白秋夜牵着雪儿,盈盈走入别院之中,“师叔浪迹俗世十八年,可有所获?”

  袁天河大手一挥,三人便处在了一处烟雾缭绕的静室之中。

  苏雪儿凝目四顾,只见静室极为宽敞,房间四角都有丹炉,火焰升腾,经久不息,不知已经烧了多久。

  整个静室之中,一股药香萦绕,她呼吸了几口,便觉得精神一振,神清气爽。

  “我寻遍大江南北,还深入北溟雪原之地,依然一无所获。”袁天河呵呵笑道,“可没想到回到了宗门,倒还得了个大惊喜。”

  “什么大惊喜?”白秋夜忍不住问。

  “青帝长生树的一片树叶,这可是万年之前,古魔一族的圣物啊,没想到……世间真有此物,看来先古流传的神话,也不全是虚假的啊。”袁天河感慨道,“我寻了几百年的东西,居然就这么被人送上门来了。”

  白秋夜骤然一惊:“真是青帝长生树的树叶?”

  “老夫这双眼睛,虽然比不上能勘破一切禁制阵法的玄天法眼,但论药材奇珍的辨别,别说北极大陆,就算放眼整个摇光星,估计也没多少人能够比得上。”袁天河嘿嘿笑道,“确实是这东西,不会有错。”

  “那夕瑶姐姐,应该是有救了吧?”白秋夜眼里隐有泪花。

  “目前来看,这树叶凝聚魂魄,吸纳生命之力的效果还可以,乐观估计,十年之后,差不多就能醒来了吧。”袁天河说道,“灵怀那小子,不知游荡到了哪里,我这次出去,本想是寻他回来,可无论是流云宗地境,还是烈阳宗地境,都没有他的踪迹。”

  “楚师兄的修为,当年离化神也就一步之遥,几百年过去了,他也许早已勘破了那一步,师叔感觉不到他的存在,也正常。”白秋夜有些感伤,“当年,方师兄,对他……还是过分了一些。”

  “也不能怪方含锋那小子,毕竟流云宗逼迫得太狠,灵怀那时候又不是独孤流云的对手,不这么做,我宗难以生存啊。”袁天河叹息了一声,“诸葛师叔闭的乃是死关,不到最后一步,不会轻易出手的。”

  “死关?”白秋夜一惊,“没想到老祖……”

  “他的寿限早就到了,化神之上,蜕凡成神,哪有那么容易突破啊。”袁天河摇了摇头,“连祖师当年都没能办到的事,我们北极大陆,灵气太过稀薄,成就化神,已经是最大的极限了。”

  “难怪当年宗门被逼到那种地步,老祖都没有出手。”

  白秋夜心中恍然,却是深深的无奈。

  “诸葛师叔在一天,我宗就能安然一天,不会有人往死里逼,可若为了一口气,不在了,那我宗面对的,将是灭顶之灾啊。”袁天河说道,“没有办法,宗门在没有新人突破化神境界之前,损失不起。”

  一个化神,能守护一个万年大派的安宁。

  就算一个天才再杰出,到了不能两全的时候,也必须舍弃。

  “是宗门对不起灵怀师兄啊。”白秋夜说道,“他为宗门付出了太多,可最后……还是被大家放弃了。”

  “可我们……也为他保下了家人,不算辜负。”袁天河沉声道。

  他想了想,继续问道:“楚晚还好吧?”

  白秋夜点了点头,说道:“您说不能告诉任何人楚晚的身份,所以……我连云师兄和慕师兄都没告诉。”

  “该他们知道的时候,自然就会知道了。”袁天河呵呵笑道。

  当年,离开宗门的时候,他是偷偷将楚晚抱出宗门,然后寄养在一个农户家,然后养大之后,才让白秋夜收入宗门的。

  所有人都以为那个婴儿死了。

  可只有他知道,是他自己花了数百年的时间,耗费了无数心血,才救活过来,让她能够安宁成长。

  这是宗门欠下的债,无论多难,都得还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上一章|返回目录|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