苍松文学 > 玄幻小说 > 我死后一万年 > 第三十四章 入门弟子
  “咦……怎么外门天赋最出众的弟子,居然没有人争抢?”

  “往届外门大比中,表现杰出的弟子,一般峰主和长老都会各不相让,拼命争取,更别说能走到云浮剑阵第四层剑意空间的天才之姿了,今日怎么如此反常?”

  “连一路轮空晋级的王富贵都入了九大剑峰,没道理苏夜会被各位长老和峰主遗忘啊,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?”

  “连云雾峰的云师叔都无动于衷?”

  “他可是刚才入云浮剑阵,救苏夜的人啊!”

  各大灵舟之上,内门弟子汇聚着窃窃私语,对于目前的状况,有些难以理解。

  “李师弟,你那一块中品灵石,可得准备好啊。”林师兄眼见一切归于平静,想起先前与李归元的赌约,忍不住笑道。

  李归元嘿嘿一笑,说道:“托师兄的福,我在外门比武之时,压了一场苏师弟胜的对局,赚了有两块中品灵石,如今损失一块,算起来,还赚了一块。看来……苏师弟是咱们灵怀峰的福星啊,刚入门,就送了这么两份大礼。”

  “没想到李师弟还有这一手,你要能在剑道上,花这么多心思,恐怕早就领悟出天地大势了。”林师兄笑着劝诫道。

  李归元轻叹了一声,说道:“师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?”

  “师父不管,自然也就由我这个大师兄来教导你们啦。”林师兄说道,“等以后苏师弟的修为超过你,我看你还有何脸面在灵怀峰待下去。”

  “天赋有别,修为进度,自然会不一样,超过我也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  李归元哈哈一笑,正要掠下灵舟,去事务堂的赌摊索要灵石,却见云台之上,师父未曾动作,云师叔却抢先跃下云台,去到了苏夜面前。

  “恭喜啊,我本以为你要三年时间,才能突破凝气,拥有现在的成就,没想到……你比我预想的要好。”云清寒微笑着淡淡说道。

  苏夜掏出怀里的峰主令,递给云清寒,说道:“前辈令我做的事情,我已经做到了,但愿前辈也能信守诺言。”

  “雪儿的事情,我会请示宗主的,你放心。”云清寒沉声道。

  “云离剑术的剑意感悟和我在云浮剑阵中的所见所闻……”苏夜掏出一枚玉简,“这是我入阵之时,用灵力开启的拓印符篆,我的所见所闻,都在这枚玉简上。”

  当初在天月涧,叶梦如代为传话的时候,他就大致猜测到了云清寒的用意。

  虽然他在先前不知道对方需要的,乃是云离剑术的祖师剑意,但入阵之后,走到第三层剑意空间,他便明白了过来。

  看着那枚玉简,云清寒眼里有些诧异,笑道:“你可真聪明。”

  “我虽不知前辈需要的是什么,但肯定与云浮剑阵的剑意空间有关,所以我便用玉简把影像都刻录了下来。”

  云清寒接过玉简,感受了一番,叹道:“本来答应教你云离剑术,助你感悟剑势,叩开剑道大门,如今……恐怕要食言了。”

  苏夜不知他为什么这么说,没有插话,继续静静地听着。

  “你既然已经学了灵怀峰的白虹剑术,按宗门的规矩,没有成为鼎剑阁真传弟子之前,就不能修习其它峰的剑术了。”云清寒惋惜地说道,“十年之内,我等你成为鼎剑阁真传弟子的那一天。”

  “灵怀峰的白虹剑术?”苏夜一愣,有些茫然。

  云清寒见他眼神十分茫然,忍不住问道:“你不知比武之中,你出的那一剑是慕师弟脱胎于白虹剑术的‘一剑惊虹’?”

  “不知!”苏夜老实回答道。

  “你是从何处习得的此剑术?”云清寒纳闷地问道。

  苏夜沉吟了一会,还是回答道:“彤云谷,灵狐一族。”

  当初白狐一剑刺杀狼妖的那一招,他看着十分精妙,便潜心记了下来,没想到居然是宗门灵怀峰的真传剑术。

  这么看来,灵狐一族,与灵怀峰也是大有渊源了。

  “灵狐一族?”

  云清寒皱了皱眉,看着云台上那个白衣飘飘的剑客,没有再说什么,独自转身离去。

  随后,慕惊虹微笑地来到苏夜跟前,将一册剑法递到他手上,沉声说道:“从今日起,你就是我灵怀峰的弟子了,这是我派灵怀峰一脉,白虹剑术的真传秘籍,我的所有感悟都写在上面了,若有不懂的地方,先问大师兄,如果大师兄也不明白,再找机会问我。”

  “多谢师父。”苏夜握着剑术秘籍,行了一礼。

  “繁文缛节就免了,我们灵怀峰没这么多规矩。”慕惊虹笑道,“剑道一途,讲究专注和坚持,峰中弟子不多,拜过几位师兄之后,就潜心修炼吧。”

  苏夜点了点头,再看时,只见慕惊虹已经踏云离去,身影逐渐消失在虚空。

  “果真是入了灵怀峰啊。”萧廷玉震惊道,“这完全不符合常理啊?所有人都不争不抢,就好像把苏兄故意让给了慕师叔一样。”

  “我听人说是苏公子原本就学会了灵怀峰的白虹剑术,所以才没人抢的。”

  楚晚打听了一圈消息之后,再度回到萧廷玉的灵舟上,沉声说道。

  “先学会了白虹剑术?”萧廷玉难以置信,“九大剑峰之中,白虹剑术杀意最重,虽然只有绝杀九剑,但每一剑,都是极难学的,没人指点,怎么可能轻易学会?苏兄这一年,大半时间都在俗世转悠,哪会突然就学会了白虹剑术呢?”

  叶梦如听楚晚这么说,也有些不信,认真问道:“你听谁说的?”

  “灵怀峰的李师兄啊。”楚晚一指远处的灵舟,“他还说林师兄一直想着叶师姐呢,盼能和你一聚。”

  她刚刚去事务堂的赌摊领取赚的灵石,正好俩人碰上了。

  于是,楚晚就拉住对方问了几句,这才得知了真实情况。

  “整天没个正经,就知道瞎跑,罚你回去闭门思过半个月,不然我就请示师父,罚你到思过崖练剑。”

  叶梦如脸色红了红,怒声喝道。

  “我……”楚晚感觉自己非常无辜,“我就只是传个话,关我……”

  她还想狡辩,却见雪儿扯了扯她衣袖,示意师父已经从云台上,向这里走来了,急忙住了口。

  萧廷玉非常尴尬地咳了一声,皱了皱眉头。

  “晚儿,我让你叶师姐带你过来,是让你观战学习的,不是让你来此赌钱的。”白秋夜一步踏上灵舟,看着爱徒,轻叹道,“你什么时候才能将心思放在修炼上,少贪念这些身外之物。”

  “师父,灵石也是帮助修炼的啊。”楚晚低着头,小声地辩解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上一章|返回目录|下一章